<tt id="51pbt"></tt>

      <cite id="51pbt"></cite>
      1. <s id="51pbt"><button id="51pbt"><tbody id="51pbt"></tbody></button></s><s id="51pbt"><acronym id="51pbt"><small id="51pbt"></small></acronym></s>
          <rp id="51pbt"><menu id="51pbt"><cite id="51pbt"></cite></menu></rp>

            <strong id="51pbt"><label id="51pbt"></label></strong><tt id="51pbt"><span id="51pbt"><track id="51pbt"></track></span></tt>
            原创>正文

            实时热点

            换一换

            网友还在搜

           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           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            曾向着“蘑菇云”逆行,这位传奇老人的最后影像刷屏!

            2021-04-06 16:33 | 中国好故事

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他是院士,也是将军,一辈子隐姓埋名,坚守在罗布泊。这是他生命最后一天,留下的最后画面。

            清明节,一位老人的影像再次刷屏。

            这位戴着氧气面罩坚持工作,不肯躺下的老人是林俊德。

            他是院士,也是将军,一辈子隐姓埋名,坚守在罗布泊。

            这是他生命最后一天,留下的最后画面。

            他,无所畏惧地向烟云逆行

            林俊德出生在福建永春大山深处一个偏僻乡村,少年时家中一贫如洗,靠着政府资助上完了中学、大学,在大学里甚至曾打着赤脚上课。

            从浙大机械系毕业后,22岁的他被分配到单位,到了单位领导才给他交底,“国家正在西北建设一个核试验场,把你挑过来,就是去那里工作。”

            从走进罗布泊的第一天起,他就把这里当成了家,在大漠深处扎下了根。

            一次核爆炸试验后,林俊德(左一)和参试人员从试验场区完成取样任务后合影留念(资料照片)。

            1964年,林俊德26岁。回眸原子弹爆炸蘑菇云升腾时的辉煌瞬间,有一个经典画面广为人知——人们纷纷跳出战壕,将帽子抛向空中,相拥而庆。

            然而,更打动人的,则是另一个鲜为人知的场景——当蘑菇云还在不断向上翻滚时,穿着防护服的科技人员,无所畏惧地向烟云开进,搜寻记录此次爆炸数据的设备。

            在那些义无反顾的身影中,就有林俊德。

            1966年底,我国首次氢弹原理性试验是在高空。仪器要在零下60摄氏度低温下工作,为了创造低温环境,林俊德和同事们背着仪器,爬上海拔近3000米的山顶呆了一宿。

            夜晚刺骨的寒风像针一样往身体里扎,又在每个人的鼻尖、胡子、眉毛上结上一层白霜。手冻僵了,脚麻木了,身子不停哆嗦……可一看温度表,才零下20多摄氏度。

            他们还抱怨,“这鬼天气,就不能再冷一点吗?”

            后来,他们采用高空气球放飞试验解决了问题。

            1964年往后的32年中,林俊德参与了中国45次核试验,从未缺席。

            他,哀求九次只为下地工作

            对工作的热爱贯穿了林俊德的一生。小到教书上课,大到做实验和研究,他每天都将工作安排得满满当当。

            他说,成功的关键,一个是机遇,一个就是发狂。他以自己为例:“成功不成功,的确有个机遇。一旦抓住机遇,就要发狂地工作,所以效率特别高,不可能的事就可能了。”

            2012年,林俊德因为癌症晚期病情严重住进了西安唐都医院。

            他的电脑里有关系国家核心利益的技术文件,藏在几万个文件中,只有他自己才能整理,还有自己的科研思考,学生的培养方案,他都要系统整理。他知道自己的病情,时间太有限,要尽快。他一开始就问医生,做手术和化疗以后能不能工作,医生回答不能,于是他放弃了治疗。

            住重症监护室不能工作,他难得用将军的威严下命令一定要搬去普通病房。

            去世前三天,他写下这辈子的最后338个字,虽然手抖得厉害,但字迹工整,没有一丝潦草。这是他给学生写下的论文评阅意见。

            生命的倒数第二天,他回首往事,断断续续说了两句话,“我这辈子只做了一件事,就是核试验,我很满意。”并且,“咱们花钱不多,做事不少。咱讲创造性,讲实效,为国家负责。”

            2012年5月31日早上,他的病情急剧恶化。上午,他要求、请求甚至哀求,想尽各种办法下床工作,两个小时里,他求了9次。不忍心他最后一个愿望都不被满足,他终于被放下地。“我要工作,不能躺下,一躺下就起不来了!”这是他在最后时刻说得最多的一句话。

            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虚弱地对女儿说:“C盘我做完了。”可没过几分钟,他的一句“眼镜在哪儿呢?”众人掩面开始哭泣,因为眼镜就戴在林老的头上,可他已经渐渐看不清东西了。

            2012年5月31日20时15分,他的心脏跳动不起来了,也不会再哀求着起床。他没做完他的工作,而家人留言这一条完全是空白。

            “马兰精神很重要,艰苦奋斗、无私奉献,希望大家继承马兰精神……我本事有限,但是尽心尽力……”

            163个字——这是一位共产党员、共和国院士生命最后一刻的述职。

            102秒——这是一位驰骋科研沙场老兵与战友的最后话别……

            初春

            马兰基地的小草

            染了新绿

            它们向着太阳和惊雷

            顽强生长

            终有一天

            会像利剑一样

            冲破天际!

            (综合新华社、人民日报、央视新闻、求是网、科技日报等报道)

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顾凡
            欧美毛片性情免费播放,末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大全,jizzjizz日本护士视频,男人下部进女人下部免费 网站地图